华强北已进入衰落期?

http://www.smzswang.com时间:2012-07-30 09:49来源:搜狐



    “品质华强北”、“诚信华强北”,这是有关部门对华强北的冀望。尽管转型的过程会不可避免地带来诸如“倒铺”、“撤柜”之类的阵痛,但必须承认的事实是,“山寨”时代正在成为过去,华强北如果想真正拥有一个美好的前景,就不能坐等其变。

    深圳商报记者 张炜明 实习生 刘晨

    华强北电子市场一直被认为是中国乃至世界电子市场的“晴雨表”。在当前国内外经济严峻的形势下,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电子市场还行不行?类似的发问这几年频频出现。

    进入盛夏,新一轮发问声调再度走高。无论是网络发帖,还是媒体报道,华强北的空铺现象引来无数解读,最典型的莫过于“悲歌论”华强北步入下行轨道。

    深圳商报记者连日实地走访华强北多个卖场,发现所谓的“空铺”确实存在,但是几大主流卖场还是一铺难求。值得一提的是,眼下的“空铺”在一两年前也是“空铺”。用华强北业内人士的话来说,这是一种结构性空铺,搞零售的抢不到铺,玩批发的大都想转让。背后的原因很简单:零售的靠品牌,批发的靠山寨。

    华强北是否在衰落?类似的发问本质上等同于“华强北是否应当升级转型”。

    商铺“两重天”:

    零售场火爆 批发场冷清

    “空铺遍地的华强北”、“华强北悲歌”……近来,此类标题频频出现在深圳各大论坛。在外地媒体的跟进报道中,华强北的“空铺”得到突出处理,“时艰”一类的感慨由此而生。

    深圳商报记者走访华强电子世界、赛博广场、赛格广场、明通数码城、远望数码商城等多家通信卖场,发现“空铺”背后有故事。

    7月16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华强电子世界。一楼和二楼遍布着联想、索尼、苹果、三星等各大品牌的代理商铺,偌大的卖场人潮如织,没有发现空置的档口。三楼、四楼是各类主营电子零配件的柜台。在四楼的手机售卖区,柜台上摆着各款手机的样板机型,店主们忙着向顾客介绍产品,生意堪称火爆。唯一空置的区域是在货梯附近一处较为偏僻的角落,不过据一位店主透露,整个四楼手机区只有那一块生意不好,将来会改为数码相机销售区,因此空置时间不会太长。

    记者以进驻商家的身份来到了三楼的招商处。据招商负责人介绍,华强电子世界一楼的铺位已经租罄,而二楼也只余三个柜台,租金在一万元左右。赛格广场、赛博广场的情况和华强电子世界的情况基本相似。

    在明通数码城,呈现出的则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在一楼卖场,密密麻麻的店铺被划分成多个区域,狭窄的过道摆满了一箱箱的快递包裹,店铺的玻璃柜台里则陈列着各式手机。虽然没有空置的店面出现,正在营业的各个商铺却鲜有顾客问津。与一楼不同,二楼是一个宽敞的开放式区域,由一个个条形柜台紧密相接,横竖划分而成。记者转了一圈发现,二楼有一成左右的柜台打出了转租的广告,而正在营业的档口几乎也都是忙于封装快递箱,并未看到有顾客询价。

    明通数码城的招商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了照顾进驻的商铺,二楼的条形柜租金打了六折,原价3200元的月租现在只需1920元,而且无需进场费。从该工作人员拿出的二楼卖场规划图可以看到,以红色三角形标注出来的空置档口占到了二楼档口总数的30%。如果再加上前面所看到的10%的转租档口,那么实际的空置率可能高达40%。

    纵观整个华强北商圈,自赛格广场到振中路,以电子、电脑市场为主;从振中路到振华路、振兴路一带,则以通讯数码产品为主。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华强北主要的大型电子卖场有20余家,其中明通数码城、龙胜手机批发中心、桑达电子通讯市场、振华手机城、远望数码商城等都是以批发业务为主的档口式经营,而赛格电子市场、华强电子世界、赛博数码广场、曼哈通讯数码市场等大型卖场则多为品牌厂商入驻。

    从走访的情况来看,做批发生意的卖场出现了商户撤柜,而集聚品牌代理商的大型零售卖场不仅没有倒铺,反而是“一铺难求”。

    山寨现末路:

    监管堵漏洞 市场有倒逼

    “要说衰退,那就应该说是山寨市场的衰退。”7月17日,ChinaBBB国际采购平台运营总监谢玉芬直言,现在研判华强北还缺少数据。ChinaBBB平台是一个专做出口手机业务的第三方采购平台,谢玉芬对华强北市场有着深入了解。

    “现在国内的2G手机市场已经饱和,而3G的资金、技术门槛高。原本靠山寨起家的华强北厂商进入不了3G市场,所以正面临着被淘汰的危机。”谢玉芬表示,国际市场对手机质量要求的不断提高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以往华强北出产的电子产品主要是流向监管宽松的不发达国家,但随着印度、孟加拉国、阿联酋等国家逐步加强市场规范,现在国产手机要进入国外市场,也必须要向当地政府申请入网。这在很大程度上对以出口贸易为主的华强北厂商带来很大打击。

    “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山寨手机的生意就很难做了。”一位曾经在明通开店的店主叶琪(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叶琪2008年在明通开店,销售山寨机、高仿机。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度在明通和龙胜都拥有店面,在赛格广场还有办公点。

    到了2010年下半年,叶琪已经感到生意越来越难做。做山寨机的厂家不断增多,恶性竞争导致价格越拉越低,质量也越来越差,导致返修率居高不下,运费和零件成本使得利润不断摊薄。渠道商的不景气,使得供应商收不回货款,上游工厂倒闭甚至连售后服务都没了,整个产业链进入恶性循环。

    除此之外,政策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华强北商户撤柜的情况并非第一次发生。深圳手机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孙文平7月1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大运期间,为打击假冒伪劣产品,营造良好市场形象,有关部门对山寨市场展开严打,由此引发了华强北首次“倒铺潮”,约三分之一的商户撤柜,还有一些柜台转成了手机配件销售。自此,华强北的山寨市场一蹶不振,山寨厂商聚集的卖场也随之生意萧条。

    升级进行曲:

    转型有阵痛 优势难动摇

    “山寨机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明通、桑达、中电等手机市场哀鸿遍野……”对于山寨市场的萧条,像叶琪这类的小商户无疑有着切肤之痛,他们中间的许多都是从华强北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而今却面临被产业升级转型所淘汰的命运,由此也不难理解他们在网络论坛中对昔日华强北的追思。

    “任何一项决策都无法满足所有人的诉求,政府对山寨市场的打击是为了更大一部分群体的利益。” 7月18日,福田区政府有关负责人谈到华强北规划问题时如是说。他认为,从整体来看,目前华强北是受到了考验。

    但从另一角度来说,华强北也正在蜕变。他表示,“任何品牌在创造之初都有模仿和学习的过程,在这之后才有自己的品牌出现。这种发展模式看起来是合理的,同时也确实是华强北在前期扮演的角色。但是如果一个民族将这个过程固化,自身没有知识产权的概念,不遵守国际市场的规则,必然对我国品牌的发展有弊无利。如果不转型升级,不创新品牌,我们就永远跟在别人后面,也就无法与世界竞争。”

    “品质华强北”、“诚信华强北”,这是有关部门对华强北的冀望。尽管转型的过程会不可避免地带来诸如“倒铺”、“撤柜”之类的阵痛,但必须承认的事实是,“山寨”时代正在成为过去,华强北如果想真正拥有一个美好的前景,就不能坐等其变。“改造华强北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政府已经在组织人员进行研究,意图在平衡各方利益关系的基础上探讨解决方案。”该负责人如是说。

    早在四年前就参与了华强北发展规划的深圳市人大代表、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企业与市场研究中心主任刘鲁鱼认为,华强北有一个在全国乃至全球都极为罕见的特点,就是批发与零售并存。这种特殊业态形成的原因就在于华强北是由工厂改造而来,但同时又地处深圳市商业中心。在城市发展初期,这种矛盾并不突出,但随着中心商业区地价的不断上涨,交通的日渐繁忙,华强北已不再适合作为电子批发市场,零售与批发的矛盾成为华强北升级转型的核心问题。

    刘鲁鱼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华强北经营的传统电子元器件批零门槛低,导致经营空间也越来越小。因此,这类产业应该迁出华强北,否则其无法承受中心商业区的成本。同时,结合华强北作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特点,应当继续将其打造为全国第一的消费类电子产品集散地。具体而言,就是要从单纯依赖柜台市场,转向体验式消费的高端业态,引进国际品牌旗舰店,打造国际化信息化的电子产品交易中心。借助华强北与世界电子消费前沿紧密相连的优势,使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深圳“城市橱窗”。

    另一种意见则是,借助华强北的传统线下电子产业,发展线上市场,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进一步扩大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影响力。华强北在线董事长王老豹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主张,要通过虚拟市场将华强北实体市场推向全国、全世界。他认为华强北已经是亚洲规模最大的电器元器件集散地,电子元器件这一块最具优势,因此要把华强北品牌、华强北这条街的实体优势和虚拟市场结合起来。

    “华强北未来的发展方向还在探讨过程中,但可以肯定的是,华强北将小步慢跑,它的地位无可撼动。”上述政府部门负责人在采访结束时满怀信心地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数码招商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