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进入新风口大学项目或爆发式增加

2020-04-15 10:07:18 作者:责任编辑NO。谢兰花0258

  作者: 吴丹

  【 3月31日,在线教育行业又迎来高光时刻,猿辅导宣布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成为在线教育行业迄今最大单笔融资。腾讯统计多个方面数据显示,K12在线教育目标人群触达渗透率,在疫情期间从原有的37.5%升至56.7%,同比增长一半。53%的家长关注和了解了在线教育,33%的家长亲自尝试了上网课。 】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引发的“黑天鹅”效应,令许多传统行业遭遇不同程度重创。但对于在线教育这类新兴行业而言,艰难时刻却成为机遇。当全世界数亿人口居家防疫,学生大规模居家在线学习,在线教育一夜成为新风口。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专业教育博士项目以ClassIn为主进行在线教学,3月23日学生调查显示,85%的学生认为在线教育优于面授或与面授效果相当,98%认为在线教育的效果高于预期或与预期相当,88%希望疫情后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学方式,7%则希望将来完全采用线下授课的方式。对在线平台的评估则显示,ClassIn、腾讯会议与微信群授课平台更受欢迎,上榜的还有Zoom、MOOK、Canvas和微软几大巨头。

  “在3月底,我们并发的人次已经到了近50万,单日人次超过300万,周上课的学生数量1200万,这远远超出预期。”翼鸥教育创始人兼CEO宋军波告诉第一财经,专为教学而设计的产品ClassIn早在2015年上线,是世界首款在线教室工具。此次疫情之下,在线教育行业普遍获得迅猛发展,ClassIn更是火力全开。

  疫情前,宋军波判断,按2019年暑假3倍准备服务器资源,即可应对2020年寒假期间单天10万的容量。去年,他们就做好了技术储备,为上亿学生同时上课做好了准备。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还是令人措手不及,最终日活用户突破300万,也就是说,服务器比预计的激增了30倍。

  “这次疫情带来了一场在线教育风暴。”站在风暴眼,宋军波清晰地看到,无数在线教育机构以低成本获得大流量,而腾讯、阿里、快手等巨头直接入局,成为行业内平台级的力量。

  3月31日,在线教育行业又迎来高光时刻,猿辅导宣布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成为在线教育行业迄今最大单笔融资。当天,猿辅导创始人、CEO李勇在公司内部邮件中形容,在线教育的发展是艰巨漫长的。这十年,已有整整两代未果的创业者,“有两个条件在我们这一代在线创业过程中成熟:一是移动互联网;二是年龄,教育是上一代决策,等到互联网原住民开始有小孩,在线教育的尝试才大量发生。”

  多家上市公司认为,疫情导致在线教育需求短时间内大爆发,促使更多学生、家长迅速适应线上教育,其渗透率急速攀升。艾媒咨询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正逐步上升,预测在2020年将达到3.09亿人;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也在逐年增长,预计2020年将达4538亿元。

  翼鸥在2017年便获得近亿元A+轮融资。面对风起云涌的在线教育市场,宋军波既能看到这波风暴覆盖了从中国到全球的全领域人群,也能审视在线教育存在的问题和未来的不确定性。

  他很赞同北京大学郭文革副教授的评论,“这一次大规模在线教学的社会实验,不仅是一场转变教学方式的变革;从深层次来看,这是一场对原有知识体系、对人才培养的素质结构的全方位审视和思考。”

  流量暴增之后

  在全国大部分行业因疫情而停摆时,在线教育却进入前所未有的忙碌。早在1月22日,翼鸥就取消全员休假,进入战斗状态。

  “疫情期间,交通停顿,机房出现一些明显的异常问题,连买服务器都没那么简单。”但在宋军波看来,这些外部困难依然是能解决的,最大的问题在于,内部服务团队人员远远不够。他们紧急将在线服务团队从15人增加到近70人,海外服务团队从3人增加到20人。因人手不足,团队里很多人都换过三四个部门,整个公司组织结构被打破,处于全攻全守的局面。

  “事实上,整个行业在骨子里是没有做好准备的。”谈到这两个多月来在线教育平台流量暴增,宋军波说,无论在线教育工具的底层技术储备、教师团队的建设、中国家庭对在线教育的认知,都处于匆忙上阵的状态。

  他发现,很多学生并没有形成在线课堂纪律的认知,躺在被窝里,抱着小猫小狗,或是吃着零食上课,几乎是常态,“在线课堂纪律在教学上叫隐性课程,或者叫社会共识,它并没有像线下课堂一样形成习惯。”因此,大量用户仍会质疑在线教育的教学成果。

  宋军波认为,在线教育的效果取决于多种因素。他将在线课堂比喻为一辆跑车上路,司机水准的高低、跑车本身的性能、所用的燃油以及道路情况都决定了速度和效率。“一节课上得好不好,与老师有关,与工具平台有关,也和学生高度相关,它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决定了它有极强的个体差异。”

  从供应商层面,他也发现一些问题,投机者借机推出大量低质量课程抢夺流量,破坏行业整体认知。“疫情就像一面镜子,会放大之前的问题。”

  就ClassIn内部而言,他坦言,因用户激增,面对客户也没有做好服务上的充分准备,“服务质量和水平在疫情初期确实下降了。”在疫情之前,团队曾讨论过线上线下融合产品的规划与开发,但他们都以为短期不会发生线上线下融合的需求,暂停了项目。这成为宋军波的遗憾。好在团队迅速进行了内部资源的重新调配,很快就弥补了初期的服务承载量的问题,这使得ClassIn在3月承接了来自全球150个国家上万所学校的在线教育需求。

  谁也无法预知疫情,谁也不曾想到,人们会提前五年见证线上教室、线上办公甚至线上广场的场景。

  专注在线大语文教育的骑象小学堂创始人曾静发现,疫情后,一批线下教育机构关门,导致一些线下优秀师资力量转移到线上,这对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都是提升。她认为,线上与线下相融合将成为教育行业的未来趋势,“在线教育可以用互动环节和游戏化学习的方式提升孩子学习体验,但更重要的是,通过技术介入,不断测评、可视化学习成长曲线,才能真正从内在去驱动孩子的学习热情。”目前,一些巨头机构慢慢的开始探索研发新技术,进一步提升在线教育的体验。

  大学,在线教育第二策动地

  自上世纪90年代,在线教育就已经伴随互联网的兴起而萌芽。2000年之后,教育行业巨头相继创立,并相继开发出在线教育模式。但直到五年前,在线教育行业才兴起一股融资热潮。

  与餐饮、购物、电影等线下空间顺利转移线上相比,教育行业的线上化,始终比较缓慢。

  “电商和在线教育很不一样。电商有点像卖场,它改变了购物体验,但并没有改变货物本质。但在线教育更像一条生产线,它的运营模型不一样,也不是标准化的产品,这一点与电商有非常大的差异。”宋军波说,在线教育本质上是由专业技术人员提供个体服务的行业,无法做到标准化,因此行业集中化程度也偏低。

  腾讯统计多个方面数据显示,K12(小学至高中)在线教育目标人群触达渗透率,在疫情期间从原有的37.5%升至56.7%,同比增长一半。53%的家长关注和了解了在线教育,33%的家长亲自尝试了上网课。

  但宋军波也看到,因在线教育的特性导致的差异,不少家长也对在线教育存疑。他甚至认为,当疫情过去,一些家长、机构,会对在线教育呈现拒绝状态,“疫情确实大幅促进了在线教育的发展,但也不会达到电商和餐饮那样的发展程度。疫情结束后,需求肯定会萎缩,十成也许去八成。”

  大学将成为在线教育加速发展的第二个策动地,这是宋军波在疫情期间得到的判断。

  几乎是一夜间,专注K12领域多年的ClassIn,迎来了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交大等近30所211大学的密切合作。同时,ClassIn也支持了近两百所中小学,包括北大附中、人大附中等知名学校。

  宋军波说,翼鸥一直在大学领域推广ClassIn,有关部门成立已经超过三年,虽然在公司收入占比中很小,但公司格外的重视高校场景。他认为,在线教育很适合大学。因为大学在进入到专业课学习后,学科高度细分,教师各有专长,同时每个学科方向上,有资质学习的学生高度分散在全国各地。“全国研究在线教育心理学的教授,可能就两三个,全国有能力学习这个领域并感兴趣的学生可能也不过百人,分散在全国各地。这些前沿课程教的老师少,学的学生少,分散在全国甚至全球各地,课程内容每年都更新,不适合视频教学,更适合深度的互动式在线教学。”

  对于应用型课程,宋军波列举,钟南山院士在大学任教,也在一线工作。大量应用型课程的前沿,来源于企业内部的技术人员,如果一门课放到线上,企业中的一线技术人员,可以向学生提供更富有实践性的课程。“并且相对来说,应用型课程的标准化程度更高一些,更适合做在线。”

  从这一点来说,ClassIn一直想做的,并非仅针对如何解决疫情需求,而是做跨校学科、跨区域学科甚至跨全球的选课平台,“我们做推广,先考虑是否对这个领域有价值,价值对了,就坚持做好了。这个选课平台,不讲基础课,只讲专业课,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情。这是一个大学教育在大方向上的问题。”宋军波认为,当疫情结束,大学项目教学、引入海外专家、跨区办校、在线研讨会与培训等衍生出来的需求,将会呈现爆发式增长。

  “未来五年,在线教育肯定会超速发展,但我不敢说,疫情之后会是什么状态。”宋军波判断,当疫情被控制,学生返校,在线教育必然有一个反弹性下降,优秀老师则会继续享受技术带来的红利,继续放大个人的产量,增加供给量,“举个例子,比如某个不太发达的地区,今天就可以请到北大的老师开一门在线的财务报表的精讲。”

  他预测,中国未来会成为全球在线教育的引领者。而全球教学秩序的恢复,依然是一个漫长而挑战巨大的过程。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