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的滑铁卢折戟同享经济彪悍出资风格风景不再

2020-04-15 10:46:06 作者:责任编辑NO。石雅莉0321

  原标题:孙正义的滑铁卢

  陈植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软银愿景基金团队的士气显得相当低落,整个投资团队都在反思孙正义以往高举高打,不惜代价押注明星创业企业扩张市场占有率挤掉竞争对手的做法为何屡屡碰壁。

  4月6日,胡润公布的《胡润全球百强企业家》显示,软银创始人孙正义以135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列榜单第50名。

  然而,在软银股价持续下跌、软银愿景基金遭遇一系列投资失败、软银财报巨亏等因素冲击下,孙正义能否保住这个财富排名,存在诸多变数。

  “目前,孙正义正面临人生最大挑战。”一位与孙正义相熟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向记者坦言。除了软银集团上一个财年营业亏损约124亿美元、软银愿景二期基金募资乏力,孙正义与软银愿景基金还遭遇WeWork的诉讼官司,后者直接向美国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提出诉讼,指控软银愿景基金违反协议,未能完成30亿美元要约收购WeWork的股权资产交易。

  在他看来,孙正义之所以遭遇一系列麻烦,是他以往高举高打、大输大赢式的投资策略遭遇滑铁卢。

  “一直以来,孙正义秉承着逆势出奇制胜的投资策略,敢于大手笔投资那些一度不被市场看好的新经济新技术企业,鼓励这些企业不惜成本地扩大市场占有率,迅速蜕变成行业翘楚,为自己赢得巨额回报。”他透露,这种投资策略曾令孙正义在阿里巴巴身上获利逾1000倍,但在WeWork、Uber、OYO等共享经济概念明星企业遭遇巨额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孙正义也在反思自己以往投资策略得失。3月初,孙正义在面向华尔街金融机构的非公开内部路演活动间隙表示,此前买下“整个赛道”的投资方式过于彪悍,软银将停止投资统一赛道里相互竞争的企业。

  “事实上,他之所以遭遇投资滑铁卢,或许来自他的执念——从创建软银起,他一直坚信果断决策+大手笔资金扶持+结果倒推式布局+挤掉所有竞争对手的资本运作理念,是可以将一个个创业公司塑造成新经济行业巨无霸企业,并在长期资金市场获得巨额回报。但事实上,一个真正的行业龙头企业,未必靠的是资本烧钱式的拔苗助长,而是扎扎实实的业绩积累。”上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指出。

  折戟共享经济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2019财年软银集团之所以遭遇1.35万亿日元(约合124亿美元)巨亏,很大程度源自软银愿景基金的一系列投资失败,导致基金同期净亏损额高达1.8万亿日元(约合165亿美元)。

  上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向记者透露,对孙正义而言,这是意想不到的打击——因为软银愿景基金的诞生,承载着他新的愿景。“原先孙正义打算在60岁退休并落实事业传承,但万物互联与机器人革命时代来临令他无比激动,决定推迟退休计划开启新的投资征途。”他和记者说。凭借以往骄人投资业绩,孙正义很快为软银愿景基金募集到千亿美元资金去兑现自己的“新愿景”——用万物互联与机器人革命,推动全球经济业态迎接新的变革时代。

  为此孙正义不惜斥重金投资众多具有万物互联(共享经济概念)与机器人技术研发的明星创业企业,其中在Uber与WeWork身上投入逾百亿美元。

  然而,恰恰是这些深受他器重的明星创业项目,将他推下神坛。

  去年计划上市的共享办公明星企业WeWork在IPO招股期间爆出6个月时间内亏损9亿美元与公司违规管理问题,不但导致其IPO申请被撤回,企业估值也从470亿美元大幅缩水80%,跌至80亿美元左右。

  Uber尽管成功登陆长期资金市场完成IPO,但股价表现平淡,原先软银愿景基金打算在Uber项目获利逾70亿美元,但股价惨淡导致它反而亏损约50亿美元。

  一系列投资失误,直接导致软银集团在2019财年第三季度出现65亿美元亏损,创下公司成立38年以来的最大季度亏损,究其原因,软银愿景基金上述项目投资失利导致基金巨亏89亿美元。

  “事实上,Uber与WeWork项目投资失利,仅仅是孙正义在共享经济领域一系列投资挫败的开始。”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今年以来,软银愿景基金所投资的多个项目纷纷遭遇经营困境。2月份,美国知名电子商务平台Brandless正式宣布倒闭,成为软银愿景基金首个“宣告死亡”的项目。没多久, 美国明星创业公司OneWeb也宣布申请破产重组,导致软银愿景基金20亿美元投资可能打水漂。

  接二连三的投资失败,正令孙正义与软银愿景基金开始对共享经济概念初创企业的投资变得“吝啬”。

  记者多方了解到,今年以来,软银愿景基金先后放弃对Honor、Seismic和Creator等三家明星初创公司的巨额投资。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软银愿景基金团队的士气显得相当低落,整个投资团队都在反思孙正义以往高举高打,不惜代价押注明星创业企业扩张市场占有率挤掉竞争对手的做法为何屡屡碰壁。“事实上,孙正义一直相信这种高举高打的投资策略会取得成功——因为当所有竞争对手都被打败,企业就获得市场最大份额与行业领头羊地位,到时长期资金市场就会给予最高的估值,令自身实现巨额投资回报。”一位股权投资人士透露,但如今,无论是Uber,还是WeWork,其不惜成本扩张市场占有率的做法非但不能挤压掉竞争对手,反而令自身深陷烧钱经营与财务黑洞,备受长期资金市场的质疑。

  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的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 便是其中最典型的案例,软银愿景基金为了支持这家企业扩张市场占有率,累计投入23亿美元资金,但OYO去年财报显示,尽管巨额投入令OYO营收同比增长4倍,但亏损额同比增加逾6倍——从5200万美元激增至3.35亿美元,亏损占营收的比例从25%一度扩大至35%,盈利希望更加渺茫。如今随着疫情扩散导致旅游业萧条,这家明星创业企业只能让数千名员工无限期休假艰难维持运营。

  孙正义也承认,随着疫情肆虐全球,软银愿景基金所投资的88家公司里,至少15家将会破产。

  “如今孙正义面临的最大争议,是他明知共享经济的投资布局正遭遇失败,却仍在不惜成本地输血救助。”上述股权投资人士和记者说。比如孙正义与软银愿景基金此前计划斥资30亿美元购买WeWork股权并着手自己管理WeWork经营事务助其脱困。

  然而,随着这项30亿美元投资计划搁置,如今孙正义反而陷入官司烦恼。

  “软银愿景基金之所以搁置对WeWork的30亿美元的股权认购,主要是受到LP的问责压力,因为他们都以为孙正义在共享经济领域的大手笔投资,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上述股权投资人士指出。

  彪悍投资风格“风光不再”

  至今,孙正义被股权投资界津津乐道的,是他成功投资阿里巴巴获利逾千倍。甚至有机构认为,阿里巴巴的投资获利,占据孙正义整个投资生涯盈利的80%。

  “事实上,阿里巴巴的投资过程最能反映孙正义的彪悍投资信念。” 与孙正义相熟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向记者透露。当时2000年恰逢互联网经济泡沫破裂,很多资本都对互联网创业者避而远之。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也意识到当时创投资本的谨慎态度,“知趣”地向孙正义要求2000万美元注资。然而,在与马云聊了6分钟后,孙正义一口气投出了4000万美元,并在4年后再度向阿里巴巴投资数千万美元,创造了千倍回报的骄人业绩。

  在上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看来,孙正义彪悍的投资风格主要体现在三大方面:一是逆势出奇制胜,尤其在企业扩张阶段,孙正义认为即使出现亏损也不要削减支出,反而应加大投入提升营业额,最终一口气挤掉所有竞争对手获得市场最大红利;二是果断行动胜过过度思考,孙正义投资决策相当果断,只要自己判断投资方向正确且认定企业家有足够能力做大做强企业,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投资,因为孙正义认为过度思考反而令自己错失机会;三是以结果倒推进行投资布局,即孙正义先设定企业发展的最终成果,再以此为目标进行倒推,分析企业在发展阶段所需要的资金与资源投入,从而给予巨额资金扶持助力企业完成每个发展阶段的发展目标,最终实现他设定的最终发展成果。曾接受软银2.5亿美元投资的PPTV原创始人陶闯也表示,孙正义是将企业实体和资本借力融会贯通的大师。

  “我总结孙正义的投资思维,就是投资企业只做No1,先布局后开战,全力以赴All-in,不留给自己和对手后路,等到企业发展成行业龙头公司,长期资金市场自然会给予最可观的估值。”陶闯表示。

  也有投资人士表示,孙正义这种彪悍的投资风格,令其所有投资项目均带有“成王败寇”“大输大赢”的色彩。比如阿里巴巴不但成为全球电商巨头,也令孙正义获利千倍,反之Uber、WeWork的投资失利,不但令这些项目褪去共享经济龙头企业光环,也导致孙正义蒙受巨亏,一败涂地。

  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坦言,孙正义之所以在共享经济投资布局方面遭遇滑铁卢,与他不接受“做不到”的性格有着密切关系。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